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怒剑龙吟第七百零五章众志协心

发布时间:2020-01-29 03:42:51

怒剑龙吟 第七百零五章 众志协心

风韧的眼神也是为凝重,嘀咕道:“神兵阁的真正实力吗?那柄刀的气息,恐怕已经是天阶灵刃的层次了。虽不及焚寂涅炎的霸道,恐怕也能够与目前的星尘泪并驾齐驱。看来,当初邢岩告诉我普天之下炼器能力除了器宗一脉外,当属神兵阁绝伦大陆,此言非虚。”

“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这种话,我可从看来没有想过能够从你的嘴里说出。”顾雅音戏虐一笑,而后眼神也是凝重几分,轻声喃喃道:“你之前所击败过的强敌,哪一个不是深不可测,底牌超凡的?我相信,这个人虽强,却不可能比得过你。”

“音姐都这么说,那么我还有什么理由继续站在这里不继续出战呢?天阶低级灵刃而已,我的星尘泪与焚寂涅炎,不至于连那柄刀都赢不了!”

当风韧的呵斥声响起之刻,他的双眸中淡色金光赫然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尽的深邃漆黑。浑身经脉之中,流淌的已是诡变莫测的极致之暗属性,原本的光属性连同着周身伤痛暂时部消失在他体内。

下一刻,龙吟声响彻云霄,威严中多的却是一股暴戾之意,嗜杀的冲动。

那一瞬间,在风韧身后仿佛有一条巨龙虚影缓缓腾起,依稀的双眼中凶意盎然。

暗龙觉醒第一重,傲龙临风笑苍天!

转瞬之间,一道泛着漆黑阴影的身影已是逼近到傅舒彦身前,悄声息一剑刺出,可是剑意降临之刻,那股深寒与肃杀之意赫然是之前的数倍。

逆道劫剑,九幽幻灭。多章节请到。

“这样才有意思!”

傅舒彦兴奋一喝,左手诡归刀漆黑如墨,一刀侧劈,斩出的利芒也是不泛有任何绚丽光泽。然而,也就是这看上去平淡奇的一弧漆黑劈落,星尘泪的凌厉剑势从中截断。

乒!

漆黑斩断寒芒,紧随而后的是他右手中的那柄亮银色长剑,寒泉。

“比双剑流的话,我还没输过!”

风韧一哼,左手焚寂涅炎横斩迎上,炙热的劲气颤栗得一片空域都是阵阵朦胧。

叮!

一银一赤双色流光分别形成一弧半球形劲气护罩挡在二人身前,双方咆哮出的恢弘剑意引发穷劲力对轰,爆裂的破碎光晕乱舞在天穹之下,华丽与凄美中却是弥漫着浓郁的毁灭气息。。。

轰!轰!轰!

刚猛的剑意彻底爆发,剧烈波动之下,双剑分开,二人也是一齐后撤,望着眼前那翻滚的碰撞余波,同时心中一凛。

“过瘾,过瘾!好久没有遇到过你这样的对手了,看来这一次我跑到这里来,正是选对了!”傅舒彦兴致大增,抬起手中刀剑交叉一斩,一枚猩红的十字落下长空,两道利芒共迸射出惊人的撕裂之力。

“像你这战斗狂的人,我倒是见过不少。而且,真心不想再遇到了。”

风韧沉声一喝,焚寂涅炎就势一劈,炙热的赤光从十字斩正中划过,将其一分二。朦胧的波动扭曲堪堪浮现之刻,他又挺身一窜,直接穿过阵阵余波,扬起的星尘泪再度一刺击出。第一时间

逆道劫剑,刹那三千。

刹那之间,数百上千道璀璨寒光舞落,将傅舒彦在空中的身影彻底吞噬。

“破。”

轻轻一念,傅舒彦左手中漆黑刀刃一翻,上挑动作完成的瞬间,周身上下盘旋呼啸出数股凛冽狂风,完由数锋利的劲气利芒所构成,漆黑色的诡雾弥漫其中。

狂风卷动之刻,剑光截断凋零,越来越剧烈的劲风咆哮将星尘泪的剑势搅碎得七零八落。

“还没完呢!”

后的银虹剑光舞动,风韧借助着双方招数对拼的间隙已然逼近到了傅舒彦身前不足五米之处。。。而在他左手中,焚寂涅炎剑刃上已是光焰沸腾,浓郁的炽热早已翻滚在周身旁的空气之中,泛起圈圈涟漪。

剑出,锁幽刑决,炼狱炎击!

乒!

赤色的剑尖吻上傅舒彦仓促之间反击的寒泉剑尖,狂暴的剑气瞬间摧毁了对方剑上尚未凝聚完成的寒意,近距离直接爆裂出穷赤焰。

手中之剑颤抖,傅舒彦抽身而退,然而依旧避不了紧随其后的炙热剑势,只得挥出左手诡归刀一拦,未曾想到两股劲力一冲突,席卷的毁灭之力是令他的身形颤栗不止,穷尽的炙热侵蚀过他的护体劲气,朝着身躯直接袭来。

“可恶!那么接我这招!”

傅舒彦怒斥一声,一刀一剑同时一荡,锋利的劲气切割开身旁炙热,同时从体内涌出爆发的一股磅礴力量化为一圈涟漪颤栗,瞬间将身前的剑势硬生生震碎为虚。多章节请到。

静随其后,他体内又是第二股劲力开始迅速翻滚凝聚,为恐怖的破坏波动悄然成型。

“你的动作,似乎慢了哦。”

戏虐的微笑挽上风韧的嘴角,焚寂涅炎高高抬起,汹涌的赤炎已是在他背后凝聚成了一只熊熊燃烧的巨兽,穿越数千年时空的远古禁忌之力,轰然降临。

锁幽刑决剑,梦魇煞!

别选择,傅舒彦咬紧牙关将只完成了七成蓄力的招数直接放出,要是再晚一瞬间,恐怕都将彻底没有机会。多章节请到。

然而,现在的抵抗依旧是力,之前强横的波动一接触到汹涌的赤光便是瞬间从苍天之下焚毁消散,那股炽热劲力势不可挡。

霎时间,血色光焰爆裂,炙热剑意呼啸,巨兽的咆哮响彻云霄,后翻滚出的暗红色仿若凝结的血渍,那便是死亡的审判,凶剑焚寂涅炎的愤怒裁决。

轰!

冒着黑烟的身影溃败倒退,傅舒彦身上数处受创,脸上是弥漫着浓郁的怒色。

而在空中高处,手持双剑的风韧也是一脸疲惫,很是勉强地睁着双眼没有闭上。在他双眸之中,漆黑褪去,后浮现的赤色也是一闪即逝。与此同时,他周身气息飞速下降,虚弱感蔓延在四肢与经脉各处。多章节请到。

到此为止了,不过也应该够了。

他淡淡一笑,望着那道溃败的身影正好落入下方等待已久的围攻之中。

晓璇,音姐,还有沈月寒……剩下的,部交给你们了。

风韧终于缓缓合上了双眼,身躯下坠砸在地面上,双剑已是收起,直接半跪在大地之上,陷入昏睡。

一剑挡下霍晓璇的巨剑重斩,澎湃的劲力将傅舒彦的身形强行推出数十米之距。而他下意识扭头之刻,看到的却是顾雅音突刺而来的阵阵森冷剑光。

“你们这几个烦人的女人,都给我滚一边去!”

怒吼一声,扭手一剑荡开霁吟的突刺,他手中诡归刀一翻,倒持着刀尖朝下,随着躯体的跪下恶狠狠往大地上一刺。第一时间

破土的瞬间,一圈漆黑涟漪从地面上扩散爆发,形的波动将顾雅音身形掀翻之后部冲击向远处的霍晓璇,气势凌人。

霍晓璇娇喝一声,巨剑往地上一拄,腾出的左手五指一开,掌心上跃腾起的浅绿色光焰猛然往身前一印。

轰!

琥珀幽炎的炙热同样不容小觑,扭曲空间的狂暴力量震碎了那一击的波动,而霍晓璇也是双脚擦着地面后退滑出数米。正当她以为成功之时,一抹寒芒已是贯穿了身前尚未翻滚的火海,尖锐的刺痛直接刻在了她的小腹侧面。

“啊!”

她痛哼一声,急忙晃动巨剑一荡,硬生生将傅舒彦突刺的一剑震开。。。不过就算如此,锋利的剑尖入体后也是顺势划了一弧才偏离,小腹之上赫然多出一道修长的血痕,好在刺入血肉中的程度并不深,不然单单这一剑就足以将她开膛破肚。

嘭!

法站稳拄剑半跪在地上,霍晓璇沾着自己鲜血的小手抬起往身前大地重重一拍。

那一瞬间,她双眸里再度闪现出大地纹章的图案。

同样,随着这一掌,转动的纹章法阵也是从地面下升腾浮现,淡黄色的光晕将奇异的力量波动扩散向四周,也将未能及时退出到波及范围之外的傅舒彦罩在其中。

脸色微变,傅舒彦的身形不受控制般重重坠落在地上,双脚已是深陷在大地之中,缓缓持续下陷,不由惊道:“重力掌控?而且,竟然强到这种程度?”

方圆五百米内,地面都是开始缓缓凹陷,数树木颤抖。

与此同时,悬浮在半空中的沈月寒瞥了已经昏睡的风韧一眼,淡淡说道:“我们马上就要完成你的寄托了,没有让你的辛苦白。现在就好好多休息一会了吧。”

话音落时,两团被她托在掌心的幻晶阴火被掷出,飘舞中轰然爆裂,席卷的寒意将盘旋的数幻离光焰洒落长空,部轰击在下方那道被重力束缚住的身影之上将其吞没,妖艳的蓝色疯狂弥漫。

霎时间,仿佛还有一声低沉的龙吟。

烈焰消散之刻,下方剩下的只有一整块巨大的冰晶,隐约可以看见里面被禁锢的那道模糊人影。单单只是靠近到十米之内,都能够察觉到几乎可以凝固热血的刺骨深寒,不用提若是被封在坚冰之内是何等深寒。

见状,霍晓璇也是散去释放出的大地纹章之力,却也同时脸色加苍白。她娇小的身躯上两股受创,之前完是强撑着才没有倒下。现在支持的意念已是不再,苦笑一声后扭头倒下,也是如同风韧那般陷入昏睡之中。

“这两个家伙,倒还真是会偷闲,甩手就不管后事了。”

顾雅音调侃着说了声,扶起霍晓璇的娇小躯体,将一瓶药膏倒出轻轻涂抹在了她身上的几处剑痕上,看着那还在溢血的伤口,不由眉头微皱:“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和他那么合得来了,这份偏执,几乎一模一样,完不顾自己的痛苦也要击溃对手守护住同伴。真正的战斗狂,是你们才对。”

“但是,他们并不是纯粹的为了满足自己的好战而去战斗……为了守护心中的人与物,毅然拿起了手中之剑,奋战直到后一刻,即使鲜血流干也在所不惜。”沈月寒轻轻嘀咕道,还一手搀扶着风韧将他拖了过来,望着对方的眼神中闪烁着一丝迷恋。

“嗯嗯,当初我似乎也就是被他的这份看似可笑的执着所俘虏,后沉醉其中的。”顾雅音轻轻一笑,似乎又回忆起了自己对风韧动心的初之刻。

海口市第四人民医院
临沂市肿瘤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哪个医院治银屑病
韶关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酒泉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