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像Uber一样网络不在别处现实世界就是网

发布时间:2019-07-09 15:29:05

易科技讯 12月23日消息,在企业行话的空洞世界中,科技陈词滥调激起了一种特别的癫狂。这些陈词滥调叫得很响,却最终变得荒谬可笑。看啊,崩盘了!瞧吧,创新来了!石破天惊,振奋人心啊!如果企业都在迅速走向没落,走向失败就像赶场一样,是不是在某个时刻大家其实都仅仅在走向没落?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2014年当其他一切事物变成“像Uber一样”,无一听起来像Uber那样有意义。比如,卖披萨的有披萨Uber,做家政的有家政Uber,干洗的有干洗Uber,遛狗的有遛狗Uber,卖淫的有卖淫Uber,等等。总之,把一切Uber化。

鉴于Uber不好的公共形象,Uber可能是公共关系的沼泽怪物,但是Uber已经成为了描述一项随选服务的首选方式,这其中必然另有原因。今年,就在Uber向着400亿美元估值冲刺过程中某个地方,Uber跨越了一个文化门槛。

想要描述一个需要随时随地提供的物品或者服务,“像Uber一样”是一个可以即去即用的简约表达,但是这一表达同时也暗示出人们思维上的一个更加大得多的转变,也即人们对如何与其所处的世界互动的期待大大地转变了。今年,“像Uber一样”到头来成为了科技界最常使用的表达之一,估计已经被使用烂了,而且同时也可能是最有深意的一个。

《大西洋月刊》撰稿人亚丽克西斯?马德里加尔(Alexis Madrigal)曾经指出,Uber的简单粗暴的才华可以这么来解释:你在你的智能上面按一个按钮,然后有些事就会在现实世界发生。就Uber而言,你在上按一下,分分钟就会来一辆出租车送你回家。在2010年的时候,风投资本家Jon Callaghan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我在上按了一个按钮,仅仅三分钟过后,我就在飞机上穿越时区和空间了。”他是Uber的早期用户之一。这一服务是巨大的,不可限量的。因为在城市和街道层面,现实世界和络世界的界线现在已经模糊难辨了。而且,这一现象在整个世界不断发生着。现在,Uber的服务已经覆盖了全世界二百个城市。Uber已经融进了城市居民的日常用语,作为人们出门的首先方式之一。

换种方法是来认识Uber:当谷歌成为络搜索的同义词时,不仅仅因为谷歌是当时最驰名的搜索引擎,而且因为搜索引擎彻底改变了人们的行为方式。而谷歌正是这么一款搜索引擎,它把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和一个简单的、吸引人的用户体验融合了起来,而且更重要的是,它把人们和人们想要的搜索结果联系了起来。谷歌并没有创造新的行为模式,它仅仅改变了人们与信息互动的方式。同理,自从Uber推出后的五年来,Uber也逐渐开始代表另一种转变,而且与谷歌搜索所代表的的一样恢弘博大。智能近乎无处不在的存在意味着我们已经把络从“电脑房”带进了现实世界,而且正在把络编织进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编织进我们生活的方式。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觉得上和线下之间作出区分越来越费劲了。这也是为什么政府官员最终开始认真对待如何处理上威胁和骚扰。这还是为什么“新媒体”现在不仅仅是“媒体”。而且,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将最终不再谈论“物联”,而直接谈论“物”。

两年前的夏天,当耶鲁大学重新设计历史性的斯德林图书馆(Sterling Memorial Library)时,我问当时的图书馆馆长,一个现实世界中的图书馆如何来为习惯于在上查找信息的新一代学生服务?那种类型的图书馆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这位图书馆馆长当即就给出了回答。“就如同你可以在上改变你的Facebook页面或者主页,你在物理空间也可以期待灵活性和个性化,”图书馆馆长Susan Gibbons告诉我。因而,耶鲁大学购买了一些新的家具,这些家具可以被快速装配和拆除,从而帮助创造各式各样的共同学习环境。耶鲁大学斯德林图书馆创造的物理空间可以反映络世界的流动性。Gibbons说道,“现实世界和络世界的的二分法其实是不必要的。”其实,现在的世界正是这样的,现实世界和电子世界的界线日益模糊了起来。

Gibbons告诉我,有趣的事是,她注意到学生依然在使用图书馆的物理空间——耶鲁大学斯德林图书馆是华美的、哥特式的以及宁静的,但是当他们身在图书馆时,他们几乎完全在上学习。“那真是有趣,”她告诉我。“学生携带笔记本来到图书馆,并且使用文献,但是他们完全是以电子的方式来使用这些文献的。”

我们越来越同步地生活在物理空间和电子空间。在电视行业,对此有一个称呼:第二屏(second screen)。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提供的数据,现在大部分美国人有一个能联的。将近一半的美国人拥有一个iPad或者其他牌子的平板电脑。人们只需要在这些设备的屏幕上轻轻点一下就可以在现实世界得到对应的东西。然而,这一融合虽然已经发生了,但从人们谈论科技的方式来看,人们对此并非总是心知肚明。

Trei Brundrett在2014年12月20日写道,“我喜欢人们这样谈论互联,不要把互联和我们画上等号。”

人们谈论络的时候,依然不认为络就是现实世界。但是2014年的现实世界却是这样子的:只要在智能上面按一个按钮,召唤一辆出租车送你回家就是分分钟的事。健康智能设备可以把人们行走的每一步转变成数据点。互联是墙上艺术。跑步者利用基于GPS的软件来为跑步过程中的每一步伐拍照。今年,宇航员在外太空利用3D打印技术打印了一个套筒扳手。Uber使得外出旅行变得像发送短信一样容易。

更大的承诺和转变是,“像Uber一样”在塑造人们如何看待彼此之关系以及与互联的关系,而且,为了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时间和空间上挨近再也不是什么障碍了。好也罢,坏也罢,一旦你触摸一个口袋大小的屏幕,你在现实世界所需要的东西很快就会出现在你身旁,不论是一个可以载你回家的司机,还是一个可以拿来修复你的3D打印机的扳手。这一切是令人叹为观止的。然而,现在这一切同样也是完全不足为奇的。

思考一下美国(America Online)在1996年向其用户发出的这个消息吧:“当你第一次上,你对于络将如何连接你的生活毫无头绪。你将登陆多少次,亦将在上花多少时间?一旦你在上了你将做什么?”

将近二十年过去了,我们现在有了明确的答案。我们确实无须去别处。我们一直以来都在上生活。而且,看起来我们可以为所欲为,做一切我们想做之事。(曹建峰)

有赞微商城入驻规范
扫一扫二维码_点击进入微商城
有赞微商城一年会员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