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当陌陌直播遇到相声两位周星驰粉丝的相声演

发布时间:2019-05-17 02:33:00
华为智能手机三季度出货量2740万台欧洲
工信部宽带接入网将向民资开放
空心煎堆的做法

导读:仇云剑是Emoji表情包将新增对国旗图标的支持
北京相声团体嘻哈包袱铺的1名相声演员,除了在嘻哈包袱铺的剧院,你还可以在陌陌上看他直播自己表演相声。在陌陌直播了一个月,他收获了数千粉丝。但他最开心的是通过直播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对相声演员来讲,这句话并不夸张。当舞台从剧场变成移动直播之后,这句话同样适用。对青年相声演员仇云剑来说,为了在陌陌直播上说好相声,他付出的一点不比在剧场少。  仇云剑是北京相声团体嘻哈包袱铺的一名相声演员,除了在嘻哈包袱铺的剧场,你还可以在陌陌上看他直播自己表演相声。在陌陌直播了一个月,他收获了数千粉丝。但他最开心的是通过直播,能让那些没有条件去剧场听相声的人,也能近距离的接触到相声。

如果程林小时候就有移动直播,那末他的人生轨迹一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程林小时候喜欢喜剧,通过相声才算摸到喜剧的边,但那也是他初中毕业以后的事了。以后几经周折,才正式吃上了说相声这口饭。程林现在也是一名青年相声演员,和仇云剑一样,他也在陌陌上开了直播,收获了众多粉丝的喜爱。

今天,我们就来说说仇云剑和程林的故事。

结缘相声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的10来年时间,可以说是中国相声的最低谷。其中最主要的表现就是,相声适合剧院演出的表演方式,丢失了自己的舞台。在那段时间里,全国几乎没有专门说相声剧场。

不过,随着电视的普及,中国出现了一批电视相声演员,比如马季、姜昆、冯巩、牛群等。伴随电视成长起来的80后一代人,接触到相声也离不开电视的功劳。

仇云剑和程林并不是出自相声世家。程林的父母是农民,也进城打工,家里经济条件比较差。他通过盗版的电影碟片喜欢上了周星驰的电影,想做一名喜剧演员。但是我们那个地方,那个环境,说想成为电影演员实在太远了。后来接触到相声,觉得这和喜剧最接近。程林说。初中毕业后,程林进入了当地一家曲艺学校,真正开始系统的相声训练。在这之前,他只在学校的文艺演出上表演过两次相声,对相声的理解几近是一张白纸。

相比程林,仇云剑的起步要早的多,他从幼儿园就开始对相声产生了兴趣。虽然不是曲艺世家,但仇云剑的父亲是工厂里的文艺骨干。他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随着父亲演出。

除父亲的影响,对仇云剑说相声影响最大的恐怕是春晚。由于接触的早,仇云剑看完春晚的相声,基本就能记下来,第二天走亲访友的时候就可以给他人表演。

可以说仇云剑的生活里一直有相声的陪伴。但直到上大学,仇云剑才开始专业的相声训练。仇云剑告诉我,他在上大学的时候认识了我们张家口市曲协主席,就是我现在的启蒙老师。同时,他在大学还组织了相声社团,三年大学时光,有两年半都在跑社团的演出。

程林接触相声比较晚,但进入专业学校训练则比仇云剑早。但因为接触的晚,他基础比较差,刚进入学校的时候落后于大部分同学。为了追赶,程林开始去吧通宵。

他并不是去玩游戏。他告诉我,当时吧包夜比较便宜,他就去包夜,在上看相声,然后一句句记下来。由于大部分相声没有字幕,而演员有时候说的特别快,所以记起来特别费劲。总是要不停的暂停,有时候还要往回倒个两三秒,很麻烦。他说。

这种日子持续了一年多。由于经常熬夜导致过于疲劳,还他带来了一个后遗症:累了打哈欠,下巴要用手帮一下才能回去。我问他在吧会受游戏、电影之类的影响吗,他回答说:我上学拿的都是爸妈辛苦挣来的钱,一定要好好学,没有其他想法。

如果说程林初期学习相声靠的是吧,那末仇云剑就是靠磁带。他习惯用收录机听电台,播相声了就录下来,反复听。另外还自己买曲艺磁带。那时候同学都买四大天王什么的。我就买什么《沙家浜》、《杜鹃山》、《红灯记》、《女驸马》、《梅派青衣》买这个。

仇云剑至今保存着很多当时的磁带,现在有空了还习惯拿出来听一听。

崭露头角

从相声爱好者到真正可以把说相声当做吃饭的手艺,仇云剑和程林都是幸运的。而且自从他们进入到专业学习接受训练之后,仇云剑和程林的相声演艺之路都还算顺利即使有一些小波折,也没有特别艰难困苦的日子。

虽然仇云剑从小就想做一名相声演员,但真正发现这个想法是可以实现的时候,还是他大学认识了曲艺协会的老师以后。从那个时候开始,我觉得这个变成现实,有这个机会了。他说。

2009年仇云剑就来到了北京,很顺利的进入了当时已经火起来了的相声团体嘻哈包袱铺。而且刚一进入,就开始登台演出。但是刚加入嘻哈包袱铺的日子是仇云剑过最难熬一段时光。

当时家里并不是很支持仇云剑当相声演员,所以他只从家里要了200块钱。200块钱过了十三天。他记忆犹新。因为演出需要花力气,他就不演出的时候多睡觉,演出前吃点东西以保证演出的质量。好在演出有收入,虽然不多,但也不至于没法生存。后来随着演出费用的提高,生活也越来越好。

除了饿肚子,仇云剑最初面临的1大难题是没有节目可演。加入嘻哈包袱铺的时候他有两段拿手的节目,但学新节目比较慢。两段节目演了一个多月。还好学了一个新节目之后,再学一个就快了很多。他说。

不过最初的日子也难免会有尴尬。仇云剑说,自己最难堪的一次演出是加入嘻哈包袱铺不久,自己经验不足,不会根据现场的情况调节气氛。

他告诉我,当时是在一个饭店演出,有个小舞台,但不是正经的剧场。台下有桌客人说话声音很大,但他为了让其他客人能听清相声,也提高了嗓门。双方像斗法一样相互比谁声音响,最后那桌客人只好提醒他声音轻一点,不要影响他们谈话。后来各种场合演出多了,各种意外情况,仇云剑应付起来也更得体更自如了。

程林的经历则有些不一样。他第一次登台就遇到了尴尬,但同时也让他拿到了第一笔通过说相声取得的收入70元,他和搭档一人35。他用这钱买了肉夹馍,还买了啤酒。

根据程林和我说的情况,这次登台他大概只说了十秒钟相声。当时的情况是,他前一天晚上接到了演出通知,但并不知道具体情况。第一次演出,既高兴又紧张。我们从晚上9点排练到凌晨1点。练的是一段 茅房话。

第二天一早,他和其他前去演出的朋友上了1辆没有座位的面包车,晃晃悠悠三个小时到了目的地。这时他才发现,这是一场农场孩子的满月酒。下面的人吃饭,上面说茅房话就太不合适了。但当时程林会的不多,只能临时改成报菜名。

轮到他上台,台下酒席正渐入佳境。人们吃的吃,拿的拿,根本没有人在乎演出。我只记得有一个小孩看着我。程林说。结果在这种环境下,程林的报菜名报了10几个菜,就歇菜了。

好在,也没人在意。演出结束离开的时候,主人家给了他和搭档70块钱。我们之前只知道有演出,不知道有钱啊。太兴奋了。当时他先拿了一张50,我们那时候穷啊,50就已经是很大的数额了,哪知道后来又掏出张20给我们。虽然演砸了,但现在说起那段经历,程林还是特别开心。

程林真正从观众的反应里体会到说相声的快乐,是后来一次在北京大兴区慰问农民工的演出。那时他也还在学校,但已经偶尔来北京寻找机会。由于朋友的关系,他答应去一个建筑工地演出。

当时工地刚下工,农民工有的坐在土堆上,有的坐在推车里,有的坐在工地的钢筋上,有的拿着啤酒有的还啃着鸡爪。舞台也是一个土堆,上面拉着一个横幅。

程林讲的是一段猜灯谜。农民工非常朴实,很容易逗笑,他们对每个笑点低反响也都非常热烈。程林的父母也曾外出打工,所以他内心很理解这些农民工。一天下来身体很累,听听我们的相声,精神能放松一下,可能也可以缓解身体的疲惫。这次演出让他取得了极大的成就感。

毕业后程林成了一名北漂,因为人脉不足,他并没能一下子就进入相声团体,而是做做婚礼主持、偶尔接一些零散的演出。这能保证他有一定的收入,当机会来临的时候,他完全不会因为钱的问题而犹豫。真正开始说相声以后,根本不在意钱,能让我说就很开心了。

尝试直播

对于80后、90后的仇云剑和程林来说,直播自然不陌生。但自己开始直播则都是去年年底才真正开始。仇云剑直播说相声,每次时间都不长;程林则以聊天为主,偶尔说几段,每次都会直播近三个小时。

谈到直播,仇云剑说自己一开始对直播是有偏见的。他表示,之前的直播要么卖相(脸漂亮)、要么卖肉(穿的少)、要末卖衣服(穿的有特点)。后来在陌陌直播看到有人直播展示自己的才艺,才觉得自己也可以成为一名主播。

不过仇云剑并不是一开始就说起了相声。他的直播也是从聊天+说相声开始的。他连播了三天,然后20几天没有播,再次打开陌陌,发现都是粉丝在问他什么时候播。因而他开始一周有规律的直播三四次。

仇云剑真正以说相声为主做直播,是在他买了音效器之后。

直播说相声和在剧院说相声有很大的不同,其中之一就是相声演员没法直接看到观众的反应。相声需要根据观众的反应来调理演出的节奏,这是也为何相声最适合在小剧场演出。直播的时候,仇云剑没有办法看到观众的反应,虽然直播间很热闹,但他的感受和在剧院说相声不一样。有了音效器以后,他可以用音效器来调节气氛,让自己有一个说相声的感觉和节奏。

虽然直播的时候演员和观众不在一起,但这种微妙的距离感,反倒让拉近了演员和观众的关系。在剧院演出,观众把演员当明星看,不会打断,演完了最多说句谢谢来个合影,不会有更多交流和评价。但在直播中,观众会各抒己见,仇云剑也很享受这种体验。

仇云剑每次直播都非常认真Steam操作系统月榜更新 Win10增长放缓
,他对自己有三点要求:一是站着直播,保持剧院演出的状态;二是直播的时候穿马褂,给观众更接近剧场听相声的体验;三是不骂观众,不踢人。

相比仇云剑,程林在陌陌直播要随意的多。他的直播以聊天为主,聊到合适的点,就来一段。所以每次他打算播二三十分钟,都会持续两三个小时。程林席希望自己的直播要给观众更多的自由度,随来随走,如果说相声,半路进来的观众会有疑惑,听了一半的观众也要坚持听完,受束缚太多。

程林现在有几千粉丝,每次打开留言数是900以上。他在陌陌上一场直播能有二三百的收入,这并不高。但他也其实不着急。他表示,听他相声的很多是学生或者刚工作不久的人,收入不高,他不希望他们花太多的钱送礼物。等以后有几十万粉丝了,里面有十个土豪,那我的收入自然就上去了。

仇云剑同样不在于通过直播获得多少收入。他自己喜欢相声,希望通过直播,让更多人接触到相声喜欢上相声。他认为直播让自己成为了一名相声艺术传播者。

虽然仇云剑和程林现在都是相声演员,但喜剧演员周星驰对他们都有很大的影响。程林是因为周星驰的电影,从想成为1名喜剧演员,接触到了相声。而仇云剑则特别喜欢周星驰的《喜剧之王》,他还看了电影里的那本《演员的自我修养》。我看这本书的时间刚刚好。我有过了舞台的体验,对书里说的内容能有很深的体会。这本书对我帮助很大。

周星驰开创了一种新的喜剧电影,他的地位,是这两位青年相声演员所不可及的。但仇云剑和程Windows 10 Build 14986海量更新发布
林通过直播,同样给人们带来了快乐。从这一点来说,他们也开创了新的一条道路。

乳腺增生有什么症状
乳腺增生怎么来的
乳腺增生怎么冶疗最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