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换魂人第二十四章哀求

发布时间:2020-01-29 04:18:19

换魂人 第二十四章 哀求

雁儿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手中的脚链,像看到鬼一样,一直不敢靠近。

“你确定出门的时候带着它的吗?”旁边阿颜在雁儿耳边小声地说。

雁儿不住地点头,始终和我保持一段距离,并保持高度警惕:“这个……你是在哪里捡到的?”

“你们这是怎么啦?”我拿着脚链有点哭笑不得:“就是从精神病医院里出来,你上车的时候掉的,我在警车的台阶上捡到的!”

“然后呢?然后你去哪里?”雁儿和我说话时始终跟我保持一定的距离,她们三人站在一起,把我孤立在一米开外,在她们眼里我似乎是一颗定时炸弹,看我的眼神中都带有恐惧和惊慌。

我满腹委屈,不知是做了什么让她们把我当外星人一样对待,我只好如实地回答:“然后……然后我就一起上了警车啊,下车之后你们去了警察局,我不用进去,所以,我就先回来了,我一直在这里等你们,但你们为什么回来后就变得怪怪的?”

“若蓝……你……”杨扬从雁儿身后探出脑袋,畏畏缩缩地指着我:“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本来我就一直憋着一股气,现在被杨扬这样一说,突然一股无名火窜了上来:“你们到底什么意思啊,够了吧!”说完又坐在了椅子上,不再理她们。

“若蓝,你不要生气……”雁儿向我道歉,一点点靠近我,但也像是靠近一个,小心翼翼地接近了我一点:“我们只是好奇,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

“我怎么会知道?”我不耐烦地说:“我亲眼看见的呗,你说我怎么会知道”。

“可是,你根本就没有去啊,你一直趴在这张桌子上在睡觉……”

我猛地转头,死死盯着雁儿,她的话让我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忽然想起了之前趴在桌子上睡觉时做的那些噩梦,让我现实与梦境分不清楚,而刚才她们进门的那一瞬间,我也的确是趴在桌子上……

可是……这也不对啊!

“你为什么非要认为我没去。而是一直在睡觉呢?”我反驳雁儿:“你们去了警察局之后,我没去,我先回来了,坐在这里等你们,坐着坐着就睡着了。所以你们一进门就看见我趴在这里睡觉,但这不能代表我就没有去,我就一直在这里睡觉啊!”

雁儿一直欲言又止,而杨扬和阿颜两个根本就一句话都不说,只是聚精会神地看着我们,我说完后,雁儿对我说话声音很轻,很慢,好像生怕会吓到我:“晚上9点不到的时候我下来过,看见寝室里只有你一个人……”

“是啊。我知道,那时候我正在睡觉,幸好你来叫我,不然我就睡过头了!”雁儿还没说完,我忍不住插嘴。

雁儿被我突如其来的插嘴搞得好像有点束手无策,她回头看了看杨扬和阿颜,但她们俩只是投以雁儿疑惑的目光,雁儿又转过头来看了看我,停顿了几秒后,她似乎是鼓起了勇气。又对我说道:“你没醒啊,我看到寝室里只有你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在睡觉,而杨扬和阿颜都不在,都这个点了。不应该还没回来,而且我打给她们两个一直都是不在服务区,到了12点,我想了想还是报警了,但整个过程,你都在睡觉……压根就没叫醒你过……”

“呵呵。你开什么玩笑!你逗我们玩吧!”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心虚,因为雁儿的表情看上去并不像是在玩笑。

“但是……”阿颜终于开口了,她眼睛瞪得大大的,胸口在大幅度起伏,“你真的没有去啊,我们在精神病医院,到后来的上警察,总之,整个过程都没有看到过你!”

“我……”我一张口,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脑子好乱,怎么也理不清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我真的没去吗?我一直在睡觉?怎么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呢……

“对了!”我忽然大声说道:“你们看!”我举着雁儿的脚链:“这个怎么解释?如果我没有去,那我怎么会捡到雁儿掉下的脚链?”

“可能雁儿是掉在寝室里的吧”,洋洋说道。

“不是”,雁儿反驳:“我确定是带出门的,这个若蓝太奶奶以前送给我的,我一直很喜欢,刚才出门时,我特地检查了,是戴上脚上的”。

这下轮到她们几个哑口无言了……

“你们……从来没看到过我?”我还是不甘心,又追问了一句。

“是啊,有必要联系起来吓你吗!”杨扬一本正经地说。

“不过……”杨扬把我全身打量了一遍,说道:“你今天穿着这一身红色,倒挺像在湖边看到的一个人”。

“啊?什么?”我疑惑地问道。

“可能就是在住院的患者啦,一个老太婆而已”阿颜说道。

雁儿也随声附和:“看上去倒有点像太奶奶,不过天有点昏暗,不是看地太清楚,再加上后来警察在处理了,也就没怎么注意”,雁儿又坚定地说:“只是一件衣服像而已,总之,我们都能确定,今天在外面没有看见过你,而且……而且我出门的时候看见你睡觉的姿势,到后来我们从警察局回来,我一进门看到你睡觉的姿势,根本就没有变过!一分一毫都没有变过!我甚至还清楚地记得你头发散在背上的样子,也是一点都没有变过!不可能你回来再次睡觉,能睡成之前的样子!”

雁儿后面的话我根本就没有听进去,一直在想:“老太婆”这三个字!

我一进神经病医院,看门的怪老头就对我说:“你终于回来啦?快进去吧”,那时候我就感到怪怪的,但因为能进门,光顾着开心,也没多注意。后来看见太奶奶房间站着一个女孩,恍然间,好像觉得她正是我的样子,而当我经过走廊时,在镜子里又看见是老太婆的模样……还有,当我出精神病医院的大门,为什么那个怪老头不去拦他们,偏偏把我拦下,还对我说:“你不能出去”。

而现在她们又说,在精神病医院看到的是穿红色衣服的老太婆?

难道……难道我就是那个老太婆?我就是太奶奶的样子?所以怪老头才会这样说,他把我当成了里面的患者!

如果是这样,那一切都不难解释了!

记得以前也有一次,我忽然就变成了太奶奶的样子!究竟是我脑子有问题,还是真的?但这次真的说不通啊!

“好了,大家别争了,很晚了,睡觉吧”,雁儿拿起了包,准备回自己的寝室。

“别睡了,你看,都天亮了,晨跑的早出去了,我们去吃早饭吧”,杨扬刚说完,从阳台下面传来一阵嘈杂声,我们不由自主地跑到阳台,往下面看去。

“若蓝,若蓝……”一个女生哭着喊着在叫我的名字,她旁边围着很多看热闹的人,宿舍楼阿姨一开始根本不让她进去,但是她似乎已经到了崩溃,或者是发疯的边缘,就这样半疯半癫地跑了上来!

她怎么来了?

不一会儿,我寝室的门就被猛烈拍打,外面狼哭鬼嚎的哭喊声,我们几个躲在里面迟迟不敢开门,最后还是雁儿走到门前,试探地开了一条缝……

“若蓝,若蓝!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门刚开了一条缝,她猛地扑了过来,趴在地上,抱住我的腿:“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老公!求求你了……”

“你……你干什么啊……”我拼命往后退,门口站满了人,雁儿她们三个也眼睛瞪得大大看着我,但其实不光是他们,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纹身女孩这是怎么了!她为什么非要把我和她老公扯上关系!

哭闹了几分钟,她忽然站了起来,拉着我手:“求你了,去救他好不好!求求你了!”说着拉着我的手使劲把我往门外拖。

“你放开我!放开!”我拼命地逃,雁儿杨扬阿颜也一起来帮我,不然我早就被她拖走了!我只感到全身发软,不知我做了什么,为什么就惹上这样的事情了!而此时整幢大楼的人都挤到了寝室门口,我们被团团围住,又被这样一个人缠着,深深地体会到什么叫无助!

她见拉不动我,竟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我连忙后退几小步,那些人群也刷的一下散开了一圈。

“求你了……”她已经哭成了泪人,她另类的外表和此刻哀求的眼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完全没了看上去应该有的那种傲气,而是心甘情愿甩掉一切尊严,跪在地上,哀求着:“求你了,跟我走一趟吧,就在那边,也不是很远,耽误不了你几分钟的,求你了……”

她的哭声荡气回肠,听得我有点想哭了,围观的人群中也开始了有议论,甚至有点开始劝我,就跟她走一趟吧。看着跪在我面前莫名其妙的纹身女孩,又看看那一大群不明事理的观众……(未完待续。)

佛山市顺德区伍仲珮纪念医院怎么样
湖州市南浔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北京治疗卵巢炎方法
南宁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菏泽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