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斗师 第二百二十二章 浮云城战(十三)

发布时间:2020-01-16 16:39:03

斗师 第二百二十二章 浮云城战(十三)

第二百二十二章浮云城战十三

漫不经心却又杀机重重,如此之下的灰宥栽让人深感恐惧,再加那诡异莫测的招式以及南国战神的头衔,让在场许多人不寒而栗,当即告诫自己,以后碰到此人,应当绕道而行。请大家看最全!

少年此刻当真如同失去了魂魄般,身体好似行尸走肉,倘若不能够自杀,恐怕他已经死亡多次了……

对于少年,众人自有同情,但更多时候的同情只是同情而已,不痛不痒,你可以同情,我可以同情,甚至狗也可以同情,反正不损害自身利益,若是被人知晓自己富有同情心说不定还会收获赞扬,何乐而不为?

凌雨的拳头握得越来越紧了,如此杀一儆百的行为让他内心没来由的感觉恐惧,这种恐惧与勇气无关,只是一种本能,他为自己有这种本能而可耻。

但不得不说,灰宥栽如此一招,着实震慑了不少人,接下来陆续从大门后押解出来的数十“天才”都没能再引发什么波澜,倒不是无人来救援,而是多数选择了隐忍。

凌雨目不转睛的盯着大门后,黑漆漆得仿佛直通水牢,望眼欲穿之下,在第四十八人时,心中期盼着的那个身影终于是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咕咚”一声,沉重的咽口水的声音,听得木易与小黑全是一愣,随即看向了那个少女。

披头散发,衣衫褴褛,堪堪遮住了隐秘部位而已,身形消瘦,沉重得手铐脚镣仿佛是正在吞食她血肉的恶魔,她却无力挣扎,双肩与琵琶骨被铁索穿过,伤口已然结痂,但那份疼痛却深入骨髓……

少女从黑暗中拖着脚步缓缓走出,似乎还不适应阳光,只不过抬手遮挡了一下,却只见帝国士兵猛然一扯铁索,少女立刻露出疼痛的表情,身子瑟瑟发抖,立刻不敢再做任何动作,只能像是个傀儡般木然的向前走着。

木易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当那士兵扯动铁索时,凌雨的身子明显向前探了出去,就那样硬生生的顿在哪里,身子更是隐隐颤抖,手心处已然开始滴落了鲜血……

心中轻轻一叹,木易深知此刻自己任何的言语都已无用,他所能做的只是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倾尽全力,仅此而已。

凌雨忍住了,但他的心却在滴血,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正在沸腾,只消一个触点,他会爆发,哪怕因此触及心头血也在所不惜。

他紧盯着凌嫣身后的帝国士兵,在心中起誓,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凌嫣踏上了刑台,怯怯得抬起头看了一眼广场,粗略扫过,却不见那个熟悉的脸庞,满脸本就是绝望,此刻更是多了失望。

凌雨变换了模样,凌嫣自然看不出他的真身,正因如此,那一份失望更让凌雨心疼。

霍然想起初见时,蛮牛牛角中央脆弱的小女孩,最喜欢吃他烧烤出的烤肉的小女孩,被普一选定为继承人的小女孩,能够抓到滑鱼的小女孩……过往得一切此刻回忆起来仿佛就是昨日之事。

“小嫣,无论怎样,我一定要让那些伤害过你的人付出代价!”

凌雨心中发誓,不,不止如此,他在此刻赌上了他的一生。

由监狱看守处得知,此刻一同处死的“天才”总共五十二位,其中还包括了当初被項天擒获的重武。

凌雨并不知晓,那重武并非真重武,至于真正的重武此刻正向着浮云城而来。

果真如此,第五十二位“天才”正是重武。

“重武”满脸颓圮之色,一身手铐脚镣以及铁索与之之前的五十一人全无二般。

看到重武出现,凌雨的心同样没来由的一阵痛,当年虽算不上什么朋友,却至少同是出自八卦城,没想到再见时竟是这般的状况。

至此,五十二位即将处死的“天才”全部到齐,且全数上了刑台,他们面前那五十二柄闸刀,将是处死他们的刑具。

“今日,南国广邀天下朋友一同来到这奇妙绚丽,多姿多彩的浮云城,不为别的,只为让诸位朋友在今日为南国做个见证,以证我南国绝不是滥杀无辜,抛弃成仙缘道义之国!”

此人话语一处,众人满脸震惊,紧接着便一阵嘈杂,议论纷纷。

一个人影由石门后踏出,随着阳光逐渐照射到此人脸上,凌雨立刻露出了一丝蕴怒,但更多的却是疑惑,疑惑竟是此人来监斩。

来人不是他人,正是当初有过一面之缘的青山,南国太子,能够轻易调动南国资源的那个人。

蓦然,凌雨想起了曾经的一件事,这件事还是小黑告诉他的,就是帝国士兵强拆了震天当铺的事,他们拿走了其中的莲曲剑,倘若不出意外,此刻的莲曲剑应该就在青山手里……只是,当凌雨将目光转向他腰间时,却只有当初的那柄游龙剑。

“剑圣有三位弟子,青山、方天、还有从未谋面的弦音,据说这三人中方天最有造诣,青山次之,弦音多为诡道……”

凌雨心中迅速略过近年来听说过有关他们的一切,只是他心中一直有个关于青山的疑惑,无论是酒馆中的青山,还是此刻的青山,都与自己第一次在大街上问路的那个青山有着不同,那个青山更多嘻戏人生之味,而这青山则多了功利之心,如此细细想来,当初在酒馆中说青山为“弄潮儿”时,他的确是愣了一愣,这一愣中应当有许多奥妙……凌雨晃了晃脑袋,暂时压下心中的疑惑,此刻绝不是为此事分心的时候。

青山没有一双慧眼,并未看出凌雨真身,由石门走出,径直走向高台之上双手一压,仿佛真如君王亲临一般,立刻压制了众人因他那句话而引起的骚动。

一见此架势,凌雨等人心中立刻闪过一缕念头:“厉害!”

众人平静,青山继续说道:

“我知道诸位一定很是疑惑,此刻距离天九刻还有一段时间,青某愿意为各位答疑解惑。”

“想必诸位定是听说过远古皇族的故事,他们乃天生地养之物,生而拥有逆天之资,所谓成仙登神对他们来说不过是时间问题,正是这样一个种族,在远古时期统一万代,那时的人族十分弱小,倍受欺压,百般隐忍之下趁皇族不备联合百族群起而攻之,最终结束了远古皇族无数岁月以来的统一,正因如此,才有了现今这番天下。”

听到此处,众人暗暗点头,这个故事从小耳濡目染,但众人也仅仅只是把它当做一个故事来听而已。

“相必许多人都与我一样,从小将这故事当做神话,杜撰,外传来听,听听也就过去了,不会在意,但此刻我要告诉诸位,这个故事之中的一切都确有其事,没有丝毫弄虚作假、夸大其词的成分!”

众人一片哗然,显然脑中的世界观遭受了无情的刷新。

青山顿了一顿,似乎很满意众人此刻的表情,笑说:“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与诸位此刻的心情一般,着实太不可思议了,这天地间竟会存在这样一个通天彻底的种族,当真难以想象,但现实总是无情的,这一切都是事实。”

正在这时,台下有人高呼道:“你这空口说白话无论怎样天花乱坠都可以说,没有一点证据便在此肆意宣扬,岂不是在愚弄大众?”

众人目光一转,纷纷看向此人,凌雨三人一愣,这“出头鸟”竟是烛老。

只见烛老此刻趾高气昂的看着青山,全然不将他太子的身份放在眼里。

青山微微一笑,尽显大家风范,“青某既然说了,那自然是有依据的。”说着,对一名士兵示意道。

那士兵会意,从腰间抽出利剑,一剑刺穿身前那名可怜的“天才”,只是当利剑即将刺中“天才”身体时,他的身体表面竟是泛起一层金色涟漪,利剑无法再进分毫。

此刻,众人都呆了,当金色涟漪泛起之时,没有哪怕任何一丝一毫的灵气波动,单单这点便可判断一二,但最为重要的还是来自血脉深处的那一股压迫,真真切切的压迫。

一切事实胜于雄辩,就是烛老也是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青山微微一笑,要的便是这种效果,当即趁热打铁道:“想必诸位此刻都已明了,这数十位身体之中皆是流淌了远古皇族的血液,拥有皇族血液的他们任何普通兵器都无法造成伤害,金身护体,何其可怕,倘若假以时日,任由成长,恐怕就是倾尽天下之力也难阻远古皇族的回归。”

众人默然,此刻已经不单单只是来看一场好戏那么简单了,远古皇族四字牵扯甚大,无论真假都必须认真对待。

不远处观望着的刘伯等人面色凝重,青山这一手,当真是难以预料,这一下,瞬间为自己拉拢了无数喽啰,真是可怜且无知的人们,竟真信了这几句话。

哪怕如此,刘伯等人也明白,此刻再做出头鸟,当真会成众矢之的,一切都无可奈何,只能随机应变了。

正在此时,那被刺少年仿佛突然打开某种禁制般大声叫到:“这不是我弄的,这不是我弄的,我们不是远古皇族,什么血脉什么金身护体全是南国编造表演的一处闹剧……”

“禁声!”青山面色蕴怒,低声喝道!

灰宥栽身形立刻出现在此人身前,不讲丝毫情面,一招手刀便切断了他的声带。

“都要死了,还那么多废话。”

轻描淡写扔下一句话,灰宥栽又消失不见。

此人用自己声带换来的也并非没有任何效果,广场中的修行者们又开始了议论,而作为太子的青山自然不会让事态继续发展下去。

“时辰已到,在众多修行者同僚的见证之下,我南国将替天行道,斩灭远古皇族恢复的一切源头!”

青山一声令下,一众帝国士兵立刻拉动了铁索,控制着“天才”们走到闸刀之下,紧接着闸刀之上立刻涌现出了灵气波动,让人惊讶的是,五十二柄竟全数为三转灵器。

与此同时,高台之上,青山身边也多了许多人——钺老、項天、还有那名全身盔甲的将军以及灰宥栽……

烟台市中医院
渑池县中医医院
长沙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芜湖治疗睾丸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