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畸爱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7:26
摘要: 亭翻身掀起床头顶上的窗帘,远远的向对面的住宅楼里看去。或明或暗差不多每一层楼里都有灯光在闪烁。亭收回了视线,放下窗帘静静地坐在床上。从得知妈妈得了绝症的那一天起,亭就变成了一个喜欢安静的人。 此时,亭脑子里一片迷茫。一座房子亮着一盏灯就算是一个“家”了吗? (一)
亭和林结婚六年了,儿子小君君已经满4周岁了,两个人就这样貌合神离的熬着。

原来的亭朝气蓬勃,热情奔放,是个要强的女孩儿。林大亭5岁,沉默寡语,貌不惊人。

认识林的那年,亭21岁,弟弟在上大学,父亲因工伤休班在家。4 岁的母亲得了肺癌,住进了林上班的医院。林是母亲的主治大夫26岁。那段时间亭天天往返于家、工厂和医院之间,身心疲惫。林对亭的母亲特别照顾,对亭怜惜有加。可是,亭瞒着所有人包括受过工伤丧失百分之三十劳动力的父亲去卖过血,却不接受林经济上的资助。因为她明白林的心思,她怕欠林太多。因为自己的心里还放着另外一个人,一个帅气十足,玩世不恭的大男孩----峰。

亭和峰是初中同学,同级但不同班。两个人是在上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在校篮球队里认识的。峰,学习成绩一般,但球技出众,有煽动力。一行一动身后都有一帮小哥们跟着。是男生眼里的“王”,女生眼里的“神”。

球赛结束以后,篮球队暂时解散。亭见到峰的机会就少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课间休息的时候,亭喜欢有事没事就去操场走一趟。因为那里时常会出现峰与一群男孩成帮结队嬉戏玩耍的身影。

三年的初中生活很快就要结束了,亭从上初二的时候就对考高中失去信心了。不是因为自己学习成绩不好,而是家里还有一个小自己 岁的弟弟,学习成绩优异。受过工伤的父亲已经没有能力同时供两个孩子上学了。为了一纸毕业证书才上完初中的。峰从老师手里接过毕业证书当场宣布:回家挣钱娶媳妇。

拿到毕业证的亭去了当地一所小厂里上班,不光是为了贴补家用同时也给家里减轻了同时供两个孩子上学的负担。日子在不知不觉中流失,关于峰的消息时不时地传到了亭的耳朵里。峰因聚众闹事被派出所拘留了,峰与一帮哥们南下打工了。

(二)

21岁那年,又一场灾难降临到这个原本没被老天爷怜悯的家。一天,爸爸一瘸一拐的来厂里告诉亭:妈妈得了胃癌。已经是晚期,亭只觉得天旋地转。妈妈才4 岁,是那么年轻。爸爸工伤以后,这个家一直是妈妈在支撑着!老天啊,为什么啊?太残忍了吧?

“爸,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老天这么残忍!”

“亭啊!你要挺住啊!你老舅领我们去了三家医院确诊都是一样的结果”

天灰蒙蒙的,正值阳春三月的天,却没有让人感到一丝暖意!

以后的日子,亭天天往返于家,工厂和医院之间。这时林踏入了亭的生活中,并且暗暗的喜欢上了亭。

亭厂里的那些追求者也找借口三天两头来医院看亭,林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亭的母亲终究没有逃过厄运,无论大家怎么努力挽救,老天还是夺去了她4 岁的年轻生命。亭感到整个天都塌下来了!

可日子总是还要过的,为了支付医院高额的治疗费,亭瞒着父亲去卖过血。可这还是远远不够。

送走了妈妈,亭出现在医院的结帐台前。

“ ,请你帮我算一下,我妈妈的医疗费用还欠多少没交?”按理说,医院规定都是先交钱再治病的。是林签的字做了担保!

“稍等。我马上帮您查一下”

“奥,你妈妈的住院费用已经结清了”

“啊?.....不会吧?”难道是爸爸?不可能啊?一向老实巴交的爸爸哪里去整那么多钱啊?“ ,请你查一下是谁结的帐好吗?”

“是林医生!”

“奥,谢谢你!”

亭来到了林的办工室里,因为快到下班时间了,这里只有林一个人。看到亭走进来,林站起来把门关上。

“来,这里坐!”林拿来一把椅子示意亭坐下!

“谢谢你为我妈妈所做的一切,那些钱,我会想办法尽快还你的!”

“亭,难道你还不明白吗?看到你一天天憔悴,我很心痛,你知道吗?我要照顾你一辈子!我要分担你所有的一切,答应嫁给我,好吗?”

是啊,此时的亭真的需要有个人来帮自己一把,有个肩头让自己靠一靠。可是,她喜欢的是像峰那样的性格,林真的差很远啊!

“我、、、、”亭站起身。

“不要急着回答我!我会等你答复!”林随即也站起来“下班了!我顺道送你回家”

“奥,不,不用了!”亭说完走出了林的办公室。

走出医院的大门,亭的脑里一片空白。一辆摩托车从身边疾驰而过,好熟悉的身影啊!是峰,对是峰!摩托车后座上坐着一个打扮得很妖艳的女孩,看那亲密劲儿,不难想象他们的关系。

峰根本没有注意到亭。是啊!这些年来,亭这是算什么啊?峰算是亭的初恋吗?不是!这所有的一切峰几乎不知道。过去的亭一直活在想象中。在一切与峰有关的故事里,主角只有一个,那就是亭自己。

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也许平时木衲老实的林可以给他一个幸福的婚姻吧!

(三)

第二年的春天,婚礼在林的期待中如期而至,亭机械性的应付着这一切,只是婚礼没有妈妈参加,让到场的亲友感到遗憾和心酸。

婚礼过后,一切趋于平淡。亭还是在原来的厂里上班,母亲欠下的医疗费从林每月的工资里慢慢扣除!林对亭呵护有加,每天都顺路接送亭上下班。亭成了很多同龄女人羡慕的对象。

每天亭的手机最少要收到2个短信,上午一个,下午一个。是林发来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只有四个字:“看好自己”。刚开始看到这些短信的时候,亭的眼里都会有一种让人看不明白的痛楚在里面。后来,亭就把自己的手机短信设置为静音了。也懒得去看。

每隔一段时间,亭就会把存在自己手机里的短信删除掉。有一次,在清除短信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我知道你过得不好!善待自己!好吗?”是谁啊?是发错了吧?亭在心里这样推测着。但还是留下了这个短信,没有删也没有回。

又是一个林值夜班的日子,亭现在是已经有4个月身孕的人了。吃过晚饭,林去医院值夜班了,亭早早洗刷完毕。她想要好好享受一下这份清净。

亭躺在床上,看着自己渐渐突起的肚子,嘴角露出一丝傻笑,是的,是傻笑。天天睡在自己丈夫身边的女人有几个不知道自己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是谁的?而亭就是这其中的一个!结婚以后,亭才知道,林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男人最基本的人道他都不能。这件事没有人知道,亭肚子里的孩子是林领着他去外地的医院人工授精得来的。亭感觉自己像个木头人一样,好像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自己的灵魂没有归属。

亭翻身掀起床头顶上的窗帘,远远的向对面的住宅楼里看去。或明或暗差不多每一层楼里都有灯光在闪烁。

亭收回了视线,放下窗帘静静地坐在床上。从得知妈妈得了绝症的那一天起,亭就变成了一个喜欢安静的人。

此时,亭脑子里一片迷茫。一座房子亮着一盏灯就算是一个“家”了吗?

(四)

亭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就不去厂里上班了,整天呆在家里。林下班以后变着花样给亭做好吃的。上班以后,每天的两个短信还是没有间断过,亭的手机短信还是静音,内容还是懒得去看。

这天,亭在家呆的实在无聊,吃过午饭,就去了附近的一个书店闲逛。

“你好!是亭吧?”亭正在看一本关于毛线编织方面的杂志,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抬眼望去,峰正手拿一本杂志朝这边走过来。

“奥,是你啊!”亭也认出了峰。峰一如昨日的霸气,玩世不恭的外表下面似乎多了一些成熟男性的美。

“恭喜你,快当妈妈了!”峰望着亭凸起的腹部说:“日子过得真快啊!上学时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

“恩,是啊,真快!”亭随口应着,内心的无奈化作嘴角一丝淡淡的苦笑,那是峰永远也不会察觉的苦笑。

“你好吧?怎么没见你爱人一起来?”亭把手里的杂志放回原处,随手又拿起一本关于哺乳婴儿方面的书。

“我们已经离了”峰看上去一脸的无所谓,“性格合不来,过了不到一年,各走各的了”

“奥,这样啊?”亭有点意外。

“亭,你看起来很幸福,什么都有了,羡慕你。”

“谢谢!”此时,亭的脑子里就想到了这两个字。

也许这就是命吧?有些人该出现的时间里不出现,不该出现的时间里,偏偏出现了。

“老同学,我先走了,拜拜!”峰打过招呼,朝着收银台的方向走去。

“拜拜!”亭站在原地,望着这个曾经走在自己少女时代梦里的人的背影想,峰对自己来说是一个梦,而自己或者从来没在对方的梦里出现过。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隔壁王大夫的爱人小张找亭陪她上街买毛线。亭正闲着无聊,欣然前往。

两人边走边聊家常,迎面一辆摩托车想飞一样从两人身边驶过。

“现在的年轻人啊,拿小命儿开玩笑。我们家老王昨晚回家说,昨天一个小伙子喝酒骑摩托车撞断了桥的栏杆飞到了桥下,送来医院的时候已经没救了,才24岁,听说结婚不到一年就离了。心情不好也不能喝酒开车啊?唉!对了,好像是你娘家邻村的,本事不小,听说南下打工挣不少钱!”

“是陈家村的吗?”亭的脸色白的吓人。

“是啊!俺家老王说过的。好像叫峰,家人哭得很伤心!她妈妈当场晕倒在医院里”

“是峰?不会的!怎么会呢?”亭嘴里念叨。傻傻的站在街中央。

小张只顾自己说着往前走,并没有注意到亭。一辆轿车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街中央。等小张回头看亭的时候,亭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五)

轿车一个急刹车,亭被撞倒。肚子里那个不知道父亲是谁的孩子当场流产,亭并无大碍。

好几天了,亭只是眼望着病房顶部那煞白煞白的天花板发呆,几乎不说一句话。

晚上,林就在病房里另外安一张床陪着亭。

“我知道你过得不快乐,我不配拥有你。本来想等你生下这个孩子以后就和你离婚的。可是,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我?连一个孩子都不留给我!”今天不值夜班,林喝了很多酒。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老天要这样惩罚我?让我做人却不让我做一个完整的人!为什么啊?”林一改往日的沉默寡语,情绪有点失控。双膝跪倒在亭的病床边。

“亭,我喜欢你,真的!我真的喜欢你!我也有正常人的七情六欲,我从小比别人努力十倍,我想做一个完整的男人。我刻苦钻研医学,能想到的办法我都想了,可是不行,都不行!老天就是不开眼!”在亭的面前流泪,林这是第一次。

“我知道我不配娶你,我不配!可是,你知道吗?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本来我打算自己一个人终老一生的,可是老天偏偏让我遇见了你,看见你为妈妈的病一天天的憔悴,我的心都碎了。恨不得为你承担一切。我知道这一切对你并不公平,我太自私了。原谅我好吗?亭,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在我眼里太完美了!我的私心占有了一切,我娶了你。”林起身坐在旁边那张小床上,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使劲的揪。

“我想要一个孩子,给我一个孩子我就放了你!好不好?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包括我的父母。亭,我求你了!”

此时,亭已泪流满面。还是眼望天花板,还是一句话也不说。

亭在医院里观察了几天没有什么事,就出院回家了。林每天晚上拿药回家自己给亭打点滴。因为亭很讨厌医院里的气氛。

林的短信突然没有了,只是下班的时候偶尔会打一个电话问家里有什么东西要买,好顺便捎回来。

可是,让亭感到意外的是那个陌生的手机号又开始给亭发短信了。

(六)

刚开始亭没有理会这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可能还是发错了吧?短信的内容也就是很平常的问候。可是一连好几天,每天都能收到一两个这样的短信。亭决定回个短信跟这个人说明白,告诉他记错号码了。

“不好意思,您好像记错号码了吧?我不认识你啊?”亭编辑好短信按那个号码给发过去了。

“对不起,打搅到您了。这个手机号原来是我老婆的,她已经离开我两年多了,一场车祸夺走了她26岁的年轻生命。可是,我怎么也忘不掉她,我实在是、、、、、、唉,对不起朋友,对不起!”对方一会儿就给回了一个短信。

“奥,这样啊!没关系,您要想开一点啊!”

“谢谢你!你是哪里的朋友啊?”

“我是S市的!你呢?”

“奥,我们不是一个城市的,我们相隔200多公里呢?”

、、、、、、、

就这样一来一去,两个陌生的人用手机短信聊上了。慢慢的亭得知发短信的这个人叫辉!不是本市人,今年28岁,两年前与他刚结婚不到1年的妻子在一场车祸中丧生。他们是那么的恩爱,以至于辉拒绝接受这残酷的事实,一直活在对妻子的怀念中不能自拔。亭赞叹辉对亡妻难舍的情义。

可能是同病相怜的原因吧?两颗孤寂的心就这样越聊越近。等短信成了亭每天最主要的事。短信几乎每个白天都来,偶尔在林值夜班的晚上也会来。

共 7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世界是复杂繁杂的,爱情也一样,此作把一个本来不该有的爱情描绘的很平淡,但是很让人思考。就如题目那样,这是一种畸形的爱。一篇不错的小说。【编辑:耕天耘地】
1 楼 文友: 2009-06-06 22: :06 作者独特的眼光,流畅的笔法,揭示出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好小说,推荐阅读!握手问好作者 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乘胜前进!
2 楼 文友: 2009-06-07 00:48:29 小说在构思上精巧,语言平实。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
 楼 文友: 2009-06-07 08: 1:1 谢谢编辑们评点! 用文字为时间照相
4 楼 文友: 2009-06-09 21:29:12 正好前几天看报纸,写一个外国人在论坛发帖邀请他人和他的女人上床,但必须是以暴力方式,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5 楼 文友: 2009-06-10 10:50: 8 是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哈哈! 用文字为时间照相小孩上火吃什么
孩子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小孩口舌生疮
孩子总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