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南方周末魔兽之困

发布时间:2019-06-10 02:38:29

作者: 南方周末 谢鹏 实习生 梁嘉琳

“魔兽世界”这款络游戏因“偷跑”被终止审批,发生在出版总署与文化部游管理权交接的当口。管理者身份未明,之易公司为何冒险开服?两个“婆婆”究竟争夺的是什么?

11月5日,由出版总署为支持单位,素有“游奥斯卡”的“金翎奖”评选结果在京公布,万众期待的经典游《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无缘所有奖项,力挺该游的文化部也未派员出席。

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意外。就在三天前,出版署已发出通知,终止《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审批,退回关于引进出版《魔兽世界》申请。通知要求,之易公司(易控制公司)立即停止违规行为,纠正错误,停止收费和新账号注册。版署将视情依法对其作出相应的行政处罚,包括停止其互联接入服务。

有趣的是,版署给之易下发处罚单的第二天,文化部市场司司长李雄就对外宣称,之易《魔兽世界》已于7月21日通过文化部审批,上运营完全合法,并指出版署的处罚通知越权,违反了国务院的《三定》方案规定。

出版总署和文化部为了一款络游戏较上了劲。有苦说不出的则是该游的500万个玩家。因为运营商的变化,该款游自今年6月停服重新报批,直到今日,谁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之易公司因此将受到什么影响呢?易公关部负责人对南方周末表示,目前不太方便发表任何意见,一切等易的公告。但德国证券公司Main First Securities香港公司11月3日发表报告称,如果出版总署对易进行罚款,罚款额将5-10倍于非法收入,这相当于5—10个月的《魔兽世界》营收,也即相当于人民币7.5亿元—15亿元。

究竟谁是游的管理者

“中编办这几天就要出文给说法了,圈内很多人都觉得彻底关停不是不可能。”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内某大型游运营企业中层管理者对南方周末表示。他提到的中编办是指温家宝总理任主任的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

去年7月,中编办出台了针对版署和文化部的三定方案(规定单位的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将版署络游戏管理及相关产业规划、产业基地、项目建设、会展交易和市场监管的职责划入文化部。

版署综合业务司保留对游戏出版物的上出版发行进行前置审批的权力,版署科技与数字出版司则保留对出版境外着作权人授权的互联游戏作品进行审批的权力。

但“三定”方案并没有明确版署的具体“交权”时间,且一些具体条文模糊。面对号称拥有500万玩家的经典游《魔兽世界》的审批权,以及日益做大并在金融海啸下逆势上扬的游业的监管权,版署和文化部自“三定”公布后相继制定了针对络游戏和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工作的多部规定。

这期间,文化部在今年7月21日批准了《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的运营申请。同一天,版署在要求修改《魔兽世界》里不良内容的同时,允许之易公司对《魔兽世界》进行内测,但不得收费和提供新账号注册。

今年9月14日,中编办下发对三定方案的解释通知,要求两大部委按《解释》务必在今年年底前完成权力交割。

《解释》明确了版署负责的“络游戏的上出版前置审批”中的“络游戏的上出版”是指络游戏的出版物。就算络游戏出版物未经出版总署前置审批擅自上,也是由文化部负责指导文化市场执法队伍进行查处,出版总署不直接对上的络游戏进行处理。

同时,还明确了版署“负责对出版境外着作权人授权的互联游戏作品进行审批”中的“出版境外着作权人授权的互联游戏作品”,是指境外着作权人授权的在互联上的游戏出版物。出版总署负责对这类出版物进行审批,其他进口络游戏的审批工作由文化部负责。

但《解释》没有涉及到一个关键问题——对于络游戏出版物的界定。“这是两大部委目前纠结的主要矛盾,文化部坚持认为上游戏下载件不是出版物,变成光盘才是出版物。”上述要求匿名的游公司中层人士说。

由于要求年底前完成权力划出,这就意味着,在今年年底前,大批的游审批权依然掌握在版署手上,版署此时发出的处罚通知,在权力正式交割前,也就不算越权。《解释》出台后,迟迟拿不到版署批文的易开始收费,并最终招来版署的大棒。

之易为何冒险开服

《魔兽世界》自今年6月以来迟迟不开服,不仅让玩家在络上玩起了爆掉易服务器的“群众运动”,也让一些翘首以待希望靠魔兽世界赚钱的商家着急。

一位在淘宝卖魔兽点卡的姓刘的店主对南方周末表示,这半年来她生意不好,目前只能依靠兼营《魔兽世界》台湾服务器的点卡来增加收入。由于台湾运营商不愿意为将来有可能回流到易的大陆玩家添加服务器,突然涌入的大陆玩家导致台湾服务器速度变慢,玩家必须额外花钱购买络加速器。

这种情况直到9月19日易冒险开服收费才有所缓解。“版署说得很清楚,内测加免费,易硬要顶着干,我们都想不明白,审批迟早会下来,到底是什么商业条款把易逼到抓狂的份上?”一位游公司的中层人士说。《魔兽世界》是2005年由第九城市计算机技术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简称九城)从美国暴雪娱乐公司(Blizzard)(简称暴雪)引进并代理运营,2009年6月,原授权协议到期,暴雪将《魔兽世界》代理运营权授予易控制的上海之易公司,并需要重新申请运营。

与易和九城不同,之易并没有出版资质,因此之易于6月8日通过北京青鸟科教电子出版社有限公司向北京市出版局递交了引进出版的正式申请。版署于6月22日正式受理并开始对该络游戏进行审查。“圈内一开始都很纳闷易为什么要设立之易来弄,后来大家纷纷猜测有可能是易接受了暴雪的一些苛刻的商业协议,审批迟迟下不来,暴雪施加的压力很大,只能硬着头皮开服收费。”一位业内人士说。

据易财报的公开信息显示,之易是由易公司创始人丁磊个人拥有的中国公司,易替之易向暴雪代付《魔兽》相关授权费用,合资公司暴将向之易有偿提供技术服务。暴的净利润在扣除应向暴雪和易支付的各种费用后,将在暴雪和易之间平均分配。

目前,圈内有两派观点,一方认为,这是针对易的阴谋论,易毕竟是上市公司,要进行利益输送难逃监管。而另一方则认为,暴雪实际控制着之易。因为合资公司暴里的大部分高管都由暴雪派驻,暴香港控制着暴上海。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调查,上海之易与暴上海之间存在着合同约定:上海之易的市场费用、预算、日常运营均由暴上海实际控制。更为关键的是,上海之易与暴上海之间签有“投票信托代理协议”,暴上海也完全可以通过该项协议,实际控制上海之易的运营。

今年7月底,九城总裁陈晓薇就曾在一次公开场合炮轰易暴雪的合资公司“暴香港”涉嫌违规。她表示,九城此前曾被暴雪公司要求成立合资公司以继续代理魔兽,但有关部门答复是不允许,因为中国在游领域限制任何外资染指。

陈晓薇表示,“暴香港”是魔兽的实际运营主体,九城已经向有关部门举报此事。

南方周末试图跟易、暴雪和版署求证是否确实在调查易暴雪合资公司违规一事,但多方均拒绝采访。按现行政策,禁止外商以独资、合资、合作等方式在中国境内投资从事络游戏运营服务。

没有分级,只有内容审查

在版署退回魔兽申请的通知里表示,相关专家在审查中发现申报的《魔兽世界》存在许多国家法规明确禁载的内容。

文化部络游戏内容审查专家委员会成员、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向勇透露,《魔兽世界》系列游戏画面很精美、情节很绚烂,并没有明显违反国家的“十不准”政策(不准色情、危害统一、泄露国家秘密、民族仇恨、谣言等)。但其他一些审查专家认为,青少年玩家由于心智不健全容易沉迷其中,并建议通过分级制让该游戏应面向15岁以上玩家。

在中国互联协会交流与发展中心主任胡延平看来,游业应该尽快采用分级管理制定,不能用要求孩子的标准要求成年人,也不要用要求成年人的标准来要求未成年人。

欧洲对游分级采取非强制性标准,但游厂商会自觉向分级委员会索要分级标志,因为这样有助于厂商细分市场;而韩国、日本对游分级采取强制性要求。向勇建议,由介于政府和企业之间的第三方机构,制定中国强制性的游分级标准。

早在2004年7月,中国消协与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就曾对外发布,发动各方力量推动制定中国络游戏分级制度。但遭到众多中小游企业的反对,他们认为,只有在市场足够大、游戏种类足够多的情况下,分级才有可能。而且,要根据公众接受度、法律等因素划定暴力、情色等界限,这是目前很难做到的。

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副司长庹祖海今年7月15日在提到分级问题时表示,即使分级,也是建立在现有的内容审查制度之上的分级制度。

内容审查仍然是中国特色的管理方式。盛大络前总裁唐骏曾告诉南方周末,国外的游业没有监管,而是自负法律、事后追究的登记备案制。而中国游业在发展的初期,有一些不规范的地方,政府为了扶持本土产业的发展没制定太多的条条框框,基本没听说有审批不过关的游戏。这也是魔兽世界能够在九城时代迅速拿到批文的原因。

到了今天,陈天桥创业时期不值钱的中国游产业,每年已拥有近300亿的市场规模。

一位常年跟踪游戏行业的业内人士透露,出版总署主办的CHINA JOY(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历经七年,已成为中国游界公认的国际性展会。相比之下,企业对文化部新办的博会认可度还不够,但也得参加。展会经济也是此次部门之争的重点。通过旗下的事业单位,部委可向参展厂商拉赞助,现在CHINA JOY的号展厅,都要在每年展览会一结束,就对下一年进行预订。

“过去出版总署在络游戏发展中确实做了很大贡献。三定规定是否伤害了版署的权益不太好说,但从维护政府公信力和企业、玩家利益出发,应尽管拿出解决办法。同时, 可以通过编制法或《编制条例》,彻底根治类似的部委斗法现象。”国家行政学院公共领导教研部教授汪玉凯对南方周末表示。

检查化验
微信小程序开发怎么做
拼团小程序免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